第二卷 异界旅人 第六十六章 谁的人生(1 / 2)

加入书签

走出空地,安塔库塔进入了了茂密的森林。

空气中有着新泥和草垛的鲜味,树枝上不断地有雨水滴落,这是地球最美好的一幕。

安塔库塔感受着肌肉的痛楚,没有目的地前行。片刻,他走累了,便坐到一棵树下,思索起自己可能所在的时间点。

然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————永夜之前。

真是振奋人心。

这种穿越时空之类的破事其实非常罕见,除了以这个为事业的穿越者一脉外,大部分的生物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看到不稳定的时空结构,更遑论是被卷进去了。

而不属于穿越者,却因为女儿的关系而被迫成为业余穿越者的安塔库塔,对此还是极有经验的。

他休息了一小会,然后重新起身,爬到了旁边的树上。

普通人的身躯非常弱,而且天知道这家伙受了多重的伤,饶是修罗王也有些吃不消。

吊在树冠上,安踏库塔揉了揉酸痛的眼睛,努力往外看去。

可是目所能及之处只有无边的森林,甚至连稍稍的起伏也没有。

安塔库塔不由得陷入了沉思。

这是一个从未遭遇过的情况。

没有人,那就无法从剧情模式里出来,那他岂不是要在这里被困到死?

他有些不甘心地甩甩头,跳回地面,结果忘记了自己只是个普通人,倒抽一口冷气————脚扭了。

简直是这一届的倒霉大赛冠军得主啊。

在这里,其实可以看得出寿命悠久的修罗一族真的是非常淡定的生物,在连续经历了女儿失踪,超级导弹雨和穿越时空后,竟然还能保持超然的冷静,还有迷糊。

但是脚扭了也不能就这么坐下不动。安塔库塔没有学过人类的急救课程,所以对于扭伤一点概念都没有,只是当成了单纯的不适。

不得不说,安塔库塔征战多年来对疼痛的忍耐力还是很惊人的。他连眉头也不皱一下,就这么跛着脚走在水洼中。

滴答。

啪嗒。

这是水珠打在地面的声音,安塔库塔满脸无奈,只是渴得要命,只好勉为其难地用手拘了口水喝下。

然后她就后悔了。

约莫十来分钟后,他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。

二十分钟后,他已经脸色惨白,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。

安塔库塔手扶着一边的树干,死命呕了起来。可是出了酸水外什么都没有,看来身体的原主人已经饿了一段时间。

安塔库塔擦擦嘴,狼狈地直起腰。失去高级位面权限后,他第一次对人类世界产生了迷茫,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,现在没有人能告诉他了。

突然有点想念草泥马。

虽然有些怀疑对方的人族本土居民身份,但他对地球的认识还是实打实的,至少能告诉他直接喝下雨水是个致命的错误。

安塔库塔脚步变得有些虚弱,难道真的要栽在这里?

太惨了。

他一边想着,一边抬起扭成诡异角度的右腿往前走,不知不觉,许多事浮上了心头。

那是非常古老的记忆,至少从人类的寿命来说是这样的。

这也算是时空穿梭的其中一个副作用,灵魂的记忆会和时间段产生共鸣,这就是为什么记忆会越来越模糊,那是因为“现在”和“过去某个时间点”的距离越来越远,共鸣也越来越弱。

但是随着来到了接近的时间点,许多模糊的记忆像是尘封的相册一般翻开了。

大批的记忆涌入安踏库塔的脑海,他感觉事线越来越迷糊,那是灵魂不堪重负的表现。

片刻,他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,意识茫然。雨水打在修罗王的衣衫,哒哒哒,像是对强者无声的嘲笑。

......

“杀了她。”

那个有着巍峨背影的男子道。

几个瘦小的身影聚集在一起,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把匕首。

身影的前面,有一排凳子。凳子上似乎绑了几个人,看的不太真切。

男人下达完命令后便隐入了角落的黑暗中,留下超然的寂静。

终于,有人动了。

一丝光芒从窗缝外射入,微微照亮了房间的一角。

那是八个衣衫褴褛的孩子,手上握着粗糙的骨刀,而坐在凳子上的,则是八个穿着漂亮衣服的小女孩。

男孩们的眼神仿佛带着一股可怕的力量,像是野兽看到了击伤他们的猎人。

有着恐惧,愤怒,憎恨。

穿着华美衣服的小女孩们呜呜地叫了起来,眼角满是泪花,精心梳理的发型乱的一塌糊涂。

“杀了她。”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站在最左边的男孩子举起了手中的刀,率先走到第一张椅子前。女孩吓得眼泪喷涌而出,疯狂地摇着头,她本能地感到了恐惧。

但很快这种感觉就消失了。她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,最后缓缓停下。

蓝色的蕾丝公主裙上有猩红的颜色蔓开,像是山上盛开的花朵,扎根于血水中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科幻灵异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