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永夜无明 第三十三章 围杀(1 / 2)

加入书签

没有人知道这些扭动的尸体是何时放出来的。

这就是秦子遥说的逢凶化吉?

这明明就是凶上加凶啊。

塔库塔安没有犹豫一秒钟,她谨记着哥哥的话语:配角死于智障,有危险先跑路。

她没有傻傻地看着身体从满地的不明液体中爬起身来,而是举起了枪对着最近的尸体头部扣下了扳机。

熟悉的硝烟味喷涌而出,伴随着四处飞溅的碎肉,前方是提着枪的少女,后面是倒在地上呻吟的男子。

这构成了一幅令人窒息的画作。

枪管不断的移动着,八发子弹轻易收走了八个尸体的生命————或许那些早已不足以被称为生命,没有灵魂的都不应被称作生命。

这些原本靠墙站好的裹布尸,混杂着罐子里的液体,像是浸泡了千年的臭水沟,还是充满了胖子的呕吐物的那种。

但是塔库塔安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她只是不断地把子弹填进弹仓,开枪,调转枪口,再开枪。

直到第一只裹布尸站起了身,塔库塔安毫不犹豫地把秦子遥扛到肩膀上,撒腿就往身后那道没被开启的铁门跑去。

她在赌,赌哥哥的插旗失败。

毕竟秦子遥的插旗功夫是两人有目共睹的。

裹布尸似乎因为是刚刚恢复行动能力,显得还有些痴呆。塔库塔安瞥了身后一眼,随手推开碍事的控制台,断掉的电线再次爆出了一阵火花。

来到铁门前,塔库塔安敏锐地发现,眼前的这道滑门似乎和见过的都有些不同。

眼前的门质量看起来要好太多了,一点生锈的痕迹都看不出来,除了上面那层厚厚的灰尘,一切都显得极为完好,包括在旁边墙上的那个卡槽。

这个东西在村里的保险库也有,似乎是需要特定的卡片才能把门打开。塔库塔安也没考虑太多,现在再去找那些卡片已经来不及了,便只好一枪轰了上去。

流弹擦过少女的面庞,带出了一缕血丝。塔库塔安动作不停,连眼睛都没眨一下,抽出匕首卡住门缝,用力地把门给撬了开来。

“呃呃呃呃呃!”塔库塔安低声地发出怒吼,秦子遥已经没了声音,脸上正蔓延着古怪的青色条纹,看起来狰狞之极。

复合金属打造的刀身在巨力之下逐渐变得弯曲,门缝也一点点地变大。塔库塔安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水,待到门缝足够一人通过时便抛下匕首,拖着秦子遥的手臂从门里挤了过去。

身后裹布尸的速度正逐渐加快,为首的两只身体闪烁,最后在塔库塔安着急的神色中直接消失不见。

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。

门后是昏暗的走廊,可是头顶的灯泡竟然还散发着微弱的白光!

塔库塔安都快哭了,这是谁开的啊!太缺德了,她差点被吓死了啊!

是之前开枪的那伙人开的吗?她想不明白,总不可能这灯泡过了一百年还可以用嘛,其它地方都黑布隆冬的,就这里有光,根本就是写着“我很奇怪”啊。

但她没有细想,转身快速地对着狭窄的走廊开了两枪,几蓬碎肉从空中炸了出来。塔库塔安觉得自己的肌肉开始变得酸痛,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。即使丢下了背包,秦子遥的重量再加上自己之前受的伤,让她开始有点撑不住了。

秦子遥陷入了昏迷之中,气息很微弱,右手却还紧紧地抓着贴身的匕首。

这把匕首是他被捞出来时,从他身上找出的为数不多的物件。这似乎对肩膀上这个坚毅的男子有着非凡的意义,即使它做工也不是非常精良就是了。

“分离器......分离器......”塔库塔安开了两枪,弹壳掉到地上发出了两声脆响。走廊被设计得很长,这让塔库塔安很不爽,这设计师有毛病吧?!

但其实设计师也没想到有一天这里会被用来逃跑......

不远处终于出现了一扇门,塔库塔安咬紧牙关,死命提速,小腹结痂的地方再次渗出了血来。

冲到门前,上面挂了一块歪歪斜斜的门牌,写着分离室的字样。门没上锁,塔库塔安一把就推开了。门后是全然的黑暗,些许灯光从走廊上透了进去,空气中似乎没有之前那股刺鼻的臭味。

折了一根荧光棒,也顾不得省不省了,粗略扫了扫房内的环境,塔库塔安关上门,搬来了看似最重的那个柜子顶在了门后,又把刀卡在门把上,这才稍稍松了口气。

门后传来了一阵闷响,门上突然浮现出了一张裹布尸的脸,下了塔库塔安一大跳,差点一枪轰了过去。

那个场面极度的惊悚,就像是一张腐烂的人脸嵌在了门上一般,可是瞬间又消失了。

她这才想起来第一头看到的裹布尸好像就是消失在水泥墙后的,它们看起来有着穿过实体的能力。

那么实际上这间房间也不安全了。

但在刚刚的观察下,这种裹布尸应该有五只,但是三只被她优先用子弹解决了,那么现在只剩两只了。

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应付得来。

塔库塔安把秦子遥放到墙角靠好,她已经没有退路了。目光瞥到秦子遥背上的长刀,她想了想,枪是不能用的了,如果打坏了门,那么问题只会更加糟糕。

于是她拔出那把长刀,握紧刀柄,站在了秦子遥的身前。

以前是她一直守护着秦子遥,那么现在亦然。

她可是一名战士,不是哭哭啼啼的小女孩。

脸上对着秦子遥撒娇卖萌的神色已经全部消失了,她觉得很愤怒,那是一种看着心爱之人逐渐死去却无能为力的悲哀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科幻灵异相关阅读: